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|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
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! 今天是
微信公眾號   |  無障礙閱讀   |   RSS訂閱   |  設為首頁  |  加入收藏

檔海拾珍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檔案文化 > 檔海拾珍

炭香爐暖 紫宸生春

發布時間:2019-04-01 08:52:15  作者:倪曉一  來源:中國檔案報  瀏覽次數:

 

 春淺尚寒。今年2月12日,一場“遲到”的瑞雪給了北京一個驚喜,久盼她的人們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,紛紛走到戶外履冰踏雪,好不愜意,似乎忘卻了寒冷。不過,今天的人們享有多種便捷的取暖方式,即便天寒地凍,仍然能一室生春。但在過去,若說到最基本、最傳統的取暖途徑,總離不了炭、盆、爐這幾宗器具,它們在漫長的歷史中衍生出豐富的形式。本文就借助檔案和文獻記載,來說一說明清時期最常見的幾樣冬日取暖“神器”。

 

清 黑漆描金山水樓閣圖手爐

 

 

清 畫琺瑯三陽開泰紋手爐

 

有炭名紅蘿

    炭,對身處漫漫冬日里的人們來說,就是溫暖的來源,雖不起眼,卻留下了不少典故。古人所用的炭一般是木植經專門燒制而成,呈塊狀或條狀。成書于南北朝時期的《荊楚歲時記》中記載:“十月朔,有司進爐炭,民間置酒,作暖閣試爐。”農歷十月即冬月,此時人們開始使用爐和炭,久成習俗。白居易的《賣炭翁》讓人們除了感嘆當時社會的不平外,也能清楚地了解到制炭的艱辛。孟郊在《答友人贈炭》中寫道:“青山白屋有仁人,贈炭價重雙烏銀。驅卻坐上千重寒,燒出爐中一片春。”其實,在酷寒的時節將來之不易的炭贈予他人,不只是詩人寫的“送溫暖”這么簡單,而更是給予身處凍餒困厄中的人們多了一線生機,“雪中送炭”也因此成為慷慨、高義的代名詞。明清時期,“炭敬”與“冰敬”并稱,實際是地方官吏和下級官員賄賂六部司官的名目,以天寒添炭為名送銀錢,看似風雅,卻讓炭平白擔了“污名”。或許正是因為彼時炭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,所以,它的“身影”不但常出現在畫家的作品中,如由清代郎世寧等人繪制的《弘歷雪景行樂圖》中就有用炭火取暖的場景,而且在近年來的古裝劇里也多次出現與炭相關的故事情節,如熱播劇《知否知否,應是綠肥紅瘦》中一開篇就是女主角的生母失寵,管家克扣分例銀絲炭,導致母女倆不得不忍凍苦捱。可見,炭在當時人們的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。

    “紅蘿炭”確有其物,為明清時期宮廷使用的品質優良木炭。檔案中亦有“紅螺炭”或“紅羅炭”的寫法,當指同一事物。《明宮詞》中有“吳綾披拂彩裝真,上用紅羅出惜薪”之句,據《酌中志》里解釋為:“惜薪司,凡宮中所用紅羅炭者,皆易州(今河北省易縣)一帶山中硬木燒成。用紅土刷筐盛之,故名紅羅。”照此來看,紅蘿炭得名的原因是其盛具為紅色的籮筐,似乎“紅籮炭”更為恰當,但清代檔案中卻未見這一寫法。不同文獻對其稱呼莫衷一是,為行文方便,本文采用檔案中使用最多的“紅蘿炭”。

    清代檔案中留有大量關于查核買辦內廷柴炭的記載,根據這些記載,紅蘿炭確實多產自易州,當地百姓以燒炭為生者被稱為“窯戶”,內務府專門在產地設廠,每年從窯戶手中收炭,再運至京城,貯藏于專設的柴炭庫,用時按例發放。

    宮中每年的紅蘿炭用量很大。據檔案記載:乾隆十二年(1747),宮內及圓明園共用紅蘿炭12.3萬余斤、黑炭63萬余斤、煤41.6萬余斤、木柴39萬余斤。紅蘿炭耐燒而不易爆煙,灰燼呈銀白色,品質非凡,主要供應皇太后、皇帝、后妃等日常起居各處所取暖,而黑炭、煤、柴、白炭則主要用來烹飪、熏炕、燒煉工藝品等。

    清帝多標榜愛惜民力,提倡節儉,這也體現在對宮廷柴炭用項的嚴格稽核上。乾隆時期,在每年定期核銷的基礎上,更建立了將當年所用柴炭數目與上一年進行比對的制度,鼓勵節約,并收到了實效。清代內廷每年消耗柴炭的數量遠低于明代,乾隆朝的柴炭用量也低于康熙朝。在乾隆朝三十三年(1768)七月三十日的一件上諭中,曾將明代和康熙朝、乾隆朝宮里所用的柴炭數量加以對比:明代內廷每年用紅蘿炭等柴炭“共一千二百八萬余斤”,康熙年間內廷已經大幅縮減,每年“用一百萬余斤”,而乾隆本朝每年用紅蘿炭等柴炭“共七八十萬”斤,數量下降顯著。到了乾隆四十六年(1781)時,紅蘿炭已然下降到4.8萬斤,更為節儉。可見,明代皇帝雖建有“惜薪司”卻徒有其名,從實際的惜薪行為上考量,遠不及清代皇帝。

清 郎世寧等繪 《弘歷雪景行樂圖》(局部) 北京故宮博物院藏

    即便如此,內廷每年柴炭的用量在今天看來仍然十分可觀。例如,在紅蘿炭已經大幅縮減的乾隆四十六年(1781),采購內廷及圓明園所用的4.8萬斤紅蘿炭和296萬斤其他柴炭,共花費白銀1.58萬兩,“取暖費”依然高昂。一則彼時京城冬日天寒,取暖周期較長,每年皆在百日以上;二則宮室眾多,宮內貴人亦多,柴炭用項出口既多,必然耗費不貲。試舉一例:養心殿東暖閣設有火盆一個,每日例炭是10斤,乾隆三十三年(1768)燒了110天,僅這一個火盆一年就用了1100斤紅蘿炭,靡費可想而知。當然,日耗10斤炭的大火盆并不多,多數盆、爐的日例或3斤、或2斤,但數量龐雜加之涓滴不懈,終不免匯聚成淵。

盆爐蘊春意

    雖然地龍、火炕、暖閣這些北方的傳統采暖設施在紫禁城中也不鮮見,但說到靈活多樣、室內外皆宜的取暖器具,還要屬火盆、炭爐。

    火盆也稱炭盆。盆與爐多為銅制,內置炭火,區別不過器型而已。北宋的《廣韻》中這樣寫道:“爐,火牀(床)。”而元朝的《韻會》中則釋之為“火函”。實際上,爐因為種類繁多,用途多樣,也常見將“盆”混稱為“爐”的情況。例如在《雍親王題書堂深居圖屏》之“烘爐觀雪”圖中,美人身畔放置的就是一只通體泛綠頗具古意的火盆,盆中炭火紅郁,周圍隱約有氤氳之象。所謂“烘爐”,實則是“烘盆”。而《胤禛行樂圖冊》之“圍爐觀書”圖中,雍親王腳踏一只鎏金火盆正在夜讀,火盆十分精致,盆足為象首狀,盆邊閑閑搭了一雙金色火箸,隔扇外古瓶內插有梅花,身側矮幾上茶食俱精,要讓整個畫面既不失皇家氣度,又流露出溫馨愜意的氣息,這一只暖融融的火盆是必不可少的。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。檔案中對盆、爐的叫法也沒有嚴格區分,就如養心殿東暖閣日耗10斤紅蘿炭的“寶貝盆”,有時也被寫成“寶貝爐”,足見一斑。

    那么,內廷常設的火盆炭爐大約有多少呢?據檔案記載,乾隆三十四年(1769),養心殿、九州清晏常設火盆各3個,養心殿熏床爐1個;坤寧宮、漱芳齋東次間、高云晴、金昭玉粹、德日新、絳雪軒、悅心殿、承光殿、古柯庭、壽安宮等處各設火盆1個;承觀堂、蘭室、同豫軒、慈寧宮等處各設火盆2個。圓明園原有炭火爐55個,至乾隆三十四年(1769)時減至18個。這些火盆、炭爐的燃料均為紅蘿炭,但大小不一,耗炭量各異。

    盆、爐雖為常設之物,但使用的天數并不固定,多則百余天,少則十余日,甚至數日,點燃或停熄一處的火盆,是根據帝、后等人的活動范圍來決定的,這或許也是乾隆朝得以節約用炭的一個原因吧。除了常設盆、爐外,何處有筵宴,哪里要誦經祈福,均可臨時添設火盆,用后即撤,充分體現出這類取暖方式的靈活性。

    在爐上加罩隔熱,即可成為薰籠。薰籠可視為火盆、炭爐的一種特殊形式,其用途更為豐富。可別小看了這一罩之功,既可避免直接炙烤,也可防止炭灰飄散。除了取暖,還可將衣物搭在罩上進行薰蒸,使之保持干爽而又馥郁芬芳。大薰籠甚至可供人睡臥。如《紅樓夢》里第五十一回寫晴雯、麝月值夜,晴雯便是睡在薰籠上。薰籠罩以竹編者常見,但也并非全然如此。《西京雜記》中記載:“漢制薰籠,天子以象牙為之,籠上皆散華文,后宮則五色綾文。”漢皇以象牙編制為薰罩,可謂豪奢。白居易的一句詩“斜倚薰籠坐到明”寫盡后宮哀怨。而清代陳洪綬所繪《斜倚薰籠圖》,美人所倚靠的,便是竹編籠下覆蓋著一只精美的薰爐。清代著名女詞人顧太清曾作《南鄉子·云林囑題薰籠美人圖》,其上闕云:“窗外雪昏昏。人倚薰籠晝掩門。寒戀重衾眠不起,氤氳。一瓣心香誰與焚。”亦是相同的題材和情境。

 

明末清初 陳洪綬 《斜倚薰籠圖軸》(局部) 上海市博物館藏

 

盈袖隨身暖

    若說到靈活便利,火盆、炭爐、薰籠等雖比地龍、暖閣方便許多,搬抬可走,但比起手爐來仍是遠遠不及的。

    手爐是舊時冬天人們隨身取暖用的小爐,因其小巧靈便,人們將其或捧于手中,或抱于懷內,或納入衣袖,故而又稱捧爐、袖爐。通常可分內外兩層,加蓋爐蓋,蓋必鏤空,爐的上部配有提梁,其內膽多以銅制成,因需置燃炭于其中,金屬可耐高溫;外殼則沒有太多限制,取材較多,并可應用鎏金、鏨花、畫琺瑯、描金漆等多種工藝進行裝飾。手爐以圓和橢圓為基本器形,亦有方形、八角、梅花、瓜棱、龜背、海棠等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手爐的起源說法不一,但它進入人們的生活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。冬日蕭索,室外奇寒,捧一只精致溫暖的小爐隨身,既可御寒,更添風雅。《采蘭雜志》中記載:“(北齊)馮小憐有手爐曰辟邪,足爐曰鳧藻,皆以飾得名。”宋代吳文英的詞中曾寫道:“寒壓重簾幔拖繡。袖爐香,倩東風,與吹透。”清人汪東也在《絳都春》中寫道:“袖爐熏透梅花,寸心自暖。”不僅言其暖,更言其香。當時,手爐的炭火里往往和著香餅兒或散香,或者炭本身就是特制的香炭。《酌中志》載:“廠中舊有香匠,塑造香餅獸炭。”獸炭是指制作成獸形的炭,也泛指制作精良的上品炭。這里由香匠制作而成的香餅獸炭,可能是以炭屑合香,再塑成瑞獸形狀。爐炭不過燃后即棄之物,古人卻依然會花費許多心思和時間賦之以精美的外觀、甜香的內在,雖一物之微,亦見雅致。

    明清宮廷手爐名目繁多,工藝精美,寓意吉祥。《萬壽盛典初集》中記載,戶部尚書穆和倫等進單中有“哥窯卍字手爐”。《國朝宮史》中記載,乾隆十六年(1751)逢皇太后六旬萬壽,進獻物品中有“暖律回春銅手爐九件”;乾隆二十六年(1761)逢皇太后七旬萬壽,連續多日進獻,其中也有“蘭幄春溫漆手爐”“溫室春調銅手爐”“陽和回律廣琺瑯手爐”各9件。從存世的宮廷手爐實物來看,既涵蓋了瓷、銅、漆、琺瑯等豐富的材質,更極盡鏨刻、雕鏤、繪畫之能事,其蓋、身、提梁均有華美紋飾,寓意也極盡美好。 

 

    乾隆四十七年十二月十七日(1783年1月19日),工部尚書福隆安等關于核銷乾隆四十六年(1781)供應內廷煤炭用過錢糧數目的題本。 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 
 
    明清時期手爐使用范圍廣泛,可入宮苑,能進考場,更宜家常。宮內用手爐的數量很大,乾隆四十六年(1781)十月,造辦處下設的鑄爐處一次就銷毀過1027件舊銅手爐。據檔案記載,粵海關年貢清單中有銅手爐4對,是例行進貢物品。皇太后、皇后等人宮內的基本陳設物品中亦有手爐這一項。乾隆四年(1739)二月初五日上諭中寫道:“會試屆期,天氣尚覺寒冷。凡入場士子,除照例賞給棉氅衣及姜湯茶餅外,著按名給與木炭,許其攜帶手爐,以溫筆硯。”一只手爐,寄托了天家對考生們的殷殷關切。而在《紅樓夢》中,手爐也多次出現。除了經典的“探寶釵黛玉半含酸”回目里黛玉借雪雁送手爐一節暗諷寶玉、寶釵二人之外,第六回講劉姥姥初入榮國府第一次見到鳳姐時,便有她“手內拿著小銅火箸兒,撥手爐內的灰”的描寫場景,還有第十九回寫襲人歸家,寶玉只帶了茗煙一同去她家里探望,讓襲人一家又驚又喜,且看襲人如何招待他:“將自己的坐褥拿了鋪在一個杌上,寶玉坐了。用自己的腳爐墊了腳,向荷包內取出兩個梅花香餅兒來,又將自己的手爐掀開焚上,仍蓋好,放于寶玉懷內。”在這些信手拈來的筆墨當中,寫出了對時人而言冬日里一只小小的手爐是何等家常、何等親切。

 

    古人在漫漫冬日里,雖然不免寂寥,然而卻有圍爐夜話、烘爐觀書之樂,或是捧爐清游、踏雪尋梅之趣,這樣正可以蓄暖蘊香,靜待春天一步步走來。

    原載于《中國檔案報》2019年3月1日 總第3341期 第四版

友情鏈接:
關于我們  |   聯系我們  |   投稿信箱  |   版權聲明  |   幫助中心  |   站點地圖
主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局(館)    承辦單位:甘肅省檔案局(館)信息中心    中文域名:甘肅檔案·公益
地址: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3680號(730010)    網站備案序號:隴ICP備17003853號     網站訪問共
技術支持:蘭州大方電子有限責任公司    建議使用 1280x1024 分辨率    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
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